顾玖🥀

加州清光 佐藤流司 清安 荼岩
欢迎同好找我扩列!qq2174423136

不行了!!他真的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  手边没板子只能手机摸一个呜呜呜

赶出一张意味不明的图)
总之  清光光刀账日快乐!!❤❤

很抱歉没有很好的画好💦一个月前打算写的文也鸽了 xx

安定的安定

◈全是语言描述

 
 

◈ooc注意

 
 

◈只是一点脑洞 æ–‡ç¬”极差

 
 

    å¦‚æžœok↓

 
 

接上篇

 
 

◈

 
 

我将心中翻涌而出的酸涩尽数吞下,叹了口气顿了会,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散下来的头发的阴影中。

 â€œè¿™ä¹‹åŽï¼Œå†²ç”°å›çš„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慢慢的就退居战场外,我倒是一直这样希望着。只要冲田君能好好活着.......但是我也为冲田君感到无比的不甘心,不公平。就抱着这样矛盾无比的心情,一直守着冲田君到了1868年。

 
 ..............在那之后,也没有人记起我了。若是说有没有恨的话,应该是有的。对上天的不公平感到无比的愤恨。对冲田君.......也应该...是有的。为什么就这样丢下了我一个人.......”


 æˆ‘从审神者的膝上起身,望上她那双令我无比熟悉又温暖的眼睛,“谢谢您,是您让我在看不见尽头的黑色洪流中救了我,重新感受到被人使用的爱意。谢谢您,让我能拥有自己的意识与身体。”


面前的审神者年龄也不大,听到我这么郑重的感谢不禁慌了神,赶忙红着脸朝我疯狂摆手示意我,让我继续往下说。


 
 â€œä¸»ä¸Šï¼Œè¿™æ¬¡æˆ‘出去修行的途中寄给您的信,您看了吗?嗯。我还是麻烦了原主人所在的新选组。和以前一样,见证了大大小小的战争,和....池田屋清光的离去。”


 
 æ‰¯å‡ºä¸€ä¸ªå¾®ç¬‘示意审神者我没事,“嗯。就和身为灵体时的我见到的一样。在冲...原主人一个人在屯所的时候,我都会偷偷的在远处看着他。一开始确实是.....很想为他做点什么。”说到这还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主上好像完全没有责怪我的意思,又继续往下说。


 â€œå†²ç”°å›åªè¦æ¸…醒着,每次都会看到他在擦拭着我的本体,时常抱着我坐在床褥上,好像在对我说些什么话,可惜离的太远了,没听清。不过要是我猜的话,我猜,冲田君肯定是想快点好起来,然后能带着我,和屯所的大家一起奔赴前线去战斗吧。

 
 æˆ–者把我放在刀架上.....他真的很爱刀.....就连已经被宣布说无法再继续使用的清光,也是这样悉心照料。

 
 çœ‹ç€èººåœ¨ç—…榻上的冲田君抱着我,抚摸着我的样子。就想起了以前那个活泼的少年,那双温柔的大手,抚着我脸颊那温暖的触感。那曾经....是支撑着我度过寒冬的唯一源泉,哪怕是双手被寒雪冻的动弹不了,只要有冲田君在身边,就仿佛身体被注入了一阵暖流,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活力。因为他抚摸着我的那只手,温暖的简直像要将满地的白雪都融化了一般。就连我冻结在脸上的泪痕也随之消散了。


 
 

在察觉到自己的内心一直在吼着"想见他想见他想见他"后,我便逐渐大胆了起来。后来啊,我便时常装作来找他玩的样子与他聊天。当我装作不知道聊到新选组的时候,他都是一副兴致高涨的样子,大声的和我分享着以前和土方先生一起追随近藤先生的事情。那副光彩照人的样子,才是我一直向往着的冲田君啊。而现在被病症打败的冲田君.....这简直是太不公平了。

 
 

冲田君看我低着头不说话,冷静下来后,他问我现在是在做什么。

 
 ä»–说看着我,就像是看见了相识了很久的故人一般。我被吓了一跳,但是他并不可能知道我是什么人。他可能是认识到,我应该是在完成重大使命的途中,前来慰问生病的他的。

 
 çœ‹ç€æ”¯æ”¯å¾å¾è¯´ä¸å‡ºè¯çš„我,他认真地望着我,那双令我无比熟悉、温暖的手轻轻的抚上了我的脸颊,说 ï¼Œâ€˜ä¸è¦æŠŠæˆ‘当成你不去做你该做之事的理由。会让我很困扰。’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哦。毕竟本来就是为了变得更强,才踏上这条修行的旅途的。如果我只是一味地只看着身后,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吧,也不可能会变得更强吧。

 
 

所以.....我还是,忘了冲田君吧。因为这也正是他所希望的啊。我也抚上他的手,流着泪,点了点头。说了句祝您健康便走了。

在那之后,我又花了好长好长的时间,学会怎么把他忘掉。我还到了二十一世纪的现世,那时候的世界上,早就没有冲田君的身影啦。大家早就不记得这些事情了,那可是帮助我的好地方。”

 
 è¯´åˆ°è¿™é‡Œæˆ‘对着审神者笑了笑,“大和守安定,回来了。我为了成为你的爱刀,直面了过去。我相信,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将我运用自如。”




 
 

只不过,一直有段话憋在我的心里没有说出来过。

 
 åªè¦ä½ çš„存在不变就好了。

 è‡ªä½ ç¦»åŽ»ä¹‹åŽï¼Œå°†é‚£æ®µè®°å¿†å…¨éƒ½åŸ‹è‘¬èµ·æ¥å°±è¡Œäº†ã€‚而且....已经没有明天了。


 
 è¿™æ ·......我就能跟上你的脚步了吗?








 
 

                â€”———————————

 
 

小小的壬生狼清光和壬生狼安定并排坐在屯所的走廊上,清光晃着够不着地面的脚,对着夜空伸着手,突然那双小小的手紧紧的握住,仿佛抓住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â€œ....嗯?清光你说什么了吗?”

 
 â€œæˆ‘说啊.....如果安定能和我一起,一直留在总司身边就好了。”

 
 â€œ.......”

 â€œ...!笨蛋!当然是骗你的了。总司最喜欢我了,你可别和我抢——”









 
 

尝试着复健x   å¥½ä¹…没有写过东西了,这篇完全没有写到我想的东西。

 

梦

是准备的贺文的大纲w
 ï¼ˆè¿™äº›æ¢¦çœŸçš„有梦到过orz


一.

我梦见了总司。

我和他在屯所里休息,就像往常一样。

我们看着雨中的紫阳,喝着茶吃着团子。雨停了,暖暖的阳光照了过来,我撒娇的躺在了总司的腿上。是的,就是膝枕,哈哈哈哈.....是十分美好的午后呢,头发上传来温暖的触感是那样的熟悉,真实。


二.

安定吵醒我了。

依旧是在我身上打滚,还有那扎人的马尾甩在脸上有些火辣辣的。

他喊我起床的方式.....嘛,还有点可爱啦。虽然不想承认!这人明明这么可爱怎么自己就发现不了呢。

见我醒了,二话不说拉着我起来,说主上找我。

我赶忙冲到主上的房间,得到的却是这样的事情:主上解除了我的近侍,也顺便把我赶出了第一部队。我隔着屏风问她为什么,她也没有回答我。

她说要我跟她去个地方,却把我带到了刀解池。正在我发愣的时候,她把我推下去了。

我想抓住她的衣摆问她为什么不要我了,可惜......我慢慢阖上了眼,最后好像听见了安定的声音,和审神者的惨叫。


好疼,浑身都疼,比在池田屋的时候还要疼.....


三.

我醒了。

睁开眼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记起了现在的情况。

眼眶里凉凉的液体顺着脸流进了耳朵里。

抬手胡乱地抹了把脸,起身拉开部屋的门。月光照了进来,照亮了整个部屋。

房间里就我一个刃。

...........

我是这个本丸的初始刀,加州清光。

一阵风吹过,我听见了单一的铃铛声。是我在这本丸的铃铛。

若不是做了这个梦,我都快要忘了这些事情了。

是啊。我以前被刀解了,失去了灵力的我变回了本体被传回时政那里又被这个新来的审神者领走,又一次成为了别人的初始刀。

这个审神者还是个小女孩,她常问我为什么我不像其他清光一样对她笑,对她撒娇。

我笑了笑望着天空,没有说话。

第二天早上,小姑娘兴奋的跑过来拉着我的手,叫我过去说是有事情。

又是锻刀的地方,她停下来喘着气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张白色的小纸片。眨着亮闪闪的眼睛望着我说,我们家要来新同伴了!

这个眼神我从来没见过,不再是毫无感情的样子,那双眼睛里亮闪闪的东西照的我有些.....开心。我不知为什么伸手时有些颤抖,接过了那枚纸片。那纸片竟然比以往的都要重上几分,我带着这种不知名的心情,熟练的把它附在那把新锻出来的刀剑上.......


“我是大和守安定,不易上手,却是一把好刀。”

cp d2请来找我玩——☆

(虽然可能因为美颜过度会认不出来xx)

关于加州清光与大和守安定的考据补完

抹茶春卷:

最近看到很多历史向的冲田组同人,虽然有心研究史料很令人开心,不过也看到了一些误区,在此认为需要向大家说明,也欢迎有其他见解的姑娘诚心讨论。


首先关于冲田总司的佩刀,目前可以确认的事实只有:冲田总司拥有一把“加贺清光”,长二尺四寸,在池田屋事件中铓子折断(并且这份资料是孤证,不一定准确)


其他所有情况全部是推论、猜测、想象,不能够认定为史实。


二设从历史出发,拥有很高的自由度,我们甚至可以做出与历史完全不同的发挥,但是在进行二设之前我认为作者有必要将二设与史实加以区分,这既是对历史负责,也对自己负责的一种态度。


以上是史实,那么再来说说关于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其他问题。


◆冲田总司到底有没有使用过大和守安定?


首先已经说过,除了【冲田总司拥有一把“加贺清光”,长二尺四寸,在池田屋事件中铓子折断】以外其他都是不确定的,因此,使用大和守安定也是一样不确定的。


正如资料所显示,大和守安定属于幕末时期较为常见的刀,新选组中也有其他队士使用大和守安定(这“其他的安定”我们放在后头说),因此之前有推论“冲田总司可能持有大和守安定”(出自森满喜子《冲田总司面影抄》,并非确认,传闻具体演变过程请参见空阶太太微博的整理),刀剑乱舞官方正是采纳了此推论做出的设定。
 é‚£ä¹ˆå†²ç”°æ˜¯å¦æœ‰å¯èƒ½ä½¿ç”¨è¿‡å¤§å’Œå®ˆå®‰å®šå‘¢ï¼Ÿ
 å¯èƒ½ï¼Œä½†å› ä¸ºæ–°é€‰ç»„资料的大量遗失,这只能是留给同人创作想象的空间了。


◆大和守安定的三种结局究竟是怎么回事?


网传的“大和守安定的三种结局”并非特指“大和守安定”,而是“冲田总司的遗刀”,冲田总司的遗刀究竟是哪一把,记录也已经不存。


网传的这三种结局分别来源于:
1.司马辽太郎《新选组血风录》:冲田总司最后的日子在千驮谷植木屋度过,死后遗刀由植木屋老板保存,并且交给姐姐阿光,阿光将之托付给京都的神社。
2.森满喜子《冲田总司面影抄》:由姐姐阿光收回后遗忘在轿子里
3.钓洋一《冲田哲也氏访谈》:阿光收回遗刀后,将之寄放在别人家中,因为那家人生活困苦而遗失了


三种说法中的“遗刀”,司马辽太郎的小说指“菊一文字则宗”,而森满喜子与钓洋一则未作特别说明。


◆现在是否还有打刀安定存在?


新选组队士大石锹次郎的大和守安定不存,旧幕府军游击队伊庭八郎的大和守安定还有保存,如下图:



 å¦å¤–伊庭八郎的资料不再赘述,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å€¼å¾—一提的是他被称为幕末第一美男子,第二就是新选组的土方岁三(笑)


◆大太刀安定和打刀安定的关系?


同样是“大和守安定”。
 å¤§å¤ªåˆ€å®‰å®šè—äºŽä½å¤ªç¥žç¤¾ï¼ŒäºŽå®½æ–‡åäºŒå¹´ï¼ˆ1672年)由当时治理大阪地区的永井尚庸供奉,非常贵重的作品。
 è¿™æŠŠåˆ€çš„年代比新选组活跃的年代早二百多年,与冲田总司并无关系,可以说是打刀安定的同族兄弟。
 çŽ°åœ¨åœ¨å¤§é˜ªåŽ†å²åšç‰©é¦†å±•å‡ºä¸­ã€‚



◆冲田总司使用的加州清光究竟是第几代清光?


不确定,目前普遍认定为乞食清光(第六代),即“加州金沢住長兵衛藤原清光”
 å…³äºŽæœ‰äº›è€ƒæ®ä¸­æåˆ°çš„“冲田总司的清光没有完整刀铭不是乞食清光”,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并非所有刀剑都拥有完整的铭,有些仅仅刻有刀匠名字中的一到两个字(比如一文字的“一”,以及“之定”等),有些则是无铭刀。无铭又分磨上与生茎无铭,即本来有铭被磨去,和本身就没有刻铭的情况。
 ä¹žé£Ÿæ¸…光存世便有不少无铭刀,例如:



 ä¹žé£Ÿæ¸…光因其优良的品质而倍受青睐,同时它具备一项适合冲田的特点:“反”浅,即刀身较为平直适于突刺,冲田正是以突刺为主的剑客。


◆冲田总司最后如何处理加州清光?


在八木为三郎的回忆中,曾提到“池田屋事件后前川邸门前摆放着七八把损坏的刀,似乎在等待近藤的检查。”
 è€Œä¹‹åŽåˆ€å±‹çš„记录证明池田屋事件后所有的刀都被送到刀屋检修,也就是这份流传甚为广泛的记录(仅摘录副长助勤部分)【ps:之前说到的史料不确定也就是指这份记录,虽然与近藤的书信有重合的部分但来源无法确定】:


一番队 å‰¯é•¿åŠ©å‹¤ã€Œå†²ç”°æ€»å¸ã€çš„「加贺清光」... ã€Œé‹©å­ã€æŠ˜æ–­
 äºŒç•ªé˜Ÿ å‰¯é•¿åŠ©å‹¤ã€Œæ°¸ä»“新八」的「播州住手柄山氏繁」... ã€Œé‹©å­ã€æŠ˜æ–­
 ä¸‰ç•ªé˜Ÿ å‰¯é•¿åŠ©å‹¤ã€Œæ–‹è—¤ä¸€ã€çš„「州住池田鬼神丸国重」... å°ä¼¤æ— æ•°
 å››ç•ªé˜Ÿ å‰¯é•¿åŠ©å‹¤ã€Œæ¾åŽŸå¿ å¸ã€çš„「加州住藤岛友重」... å¤§ä¼¤å››å¤„,小伤十九处
 äº”番队 å‰¯é•¿åŠ©å‹¤ã€Œæ­¦ç”°è§‚柳斋」的「越前住常陆守兼植」... å°ä¼¤å…­å¤„
 å…­ç•ªé˜Ÿ å‰¯é•¿åŠ©å‹¤ã€Œäº•ä¸Šæºä¸‰éƒŽã€çš„「奥州白河住兼常」... æ— æŸã€‚
 å…«ç•ªé˜Ÿ å‰¯é•¿åŠ©å‹¤ã€Œè—¤å ‚平助」的 ã€Œä¸Šæ€»ä»‹å…¼é‡ã€... ã€Œç‰©æ‰“」小伤十一处,近「锷」却有大伤四处,无药可救。
 åç•ªé˜Ÿ å‰¯é•¿åŠ©å‹¤ã€ŒåŽŸç”°å·¦ä¹‹åŠ©ã€çš„ ã€Œæ±Ÿåºœä½å…´å‹ã€... ã€Œç‰©æ‰“」小伤七处,近「锷」大伤两处。 


从中可见损坏最为严重的是藤堂平助的上总介兼重,铓子折断的刀也有好几把。
 å²å®žä¸æ˜Žï¼Œè¿™é‡Œä»…仅能够提供推测:
 é““子折断的刀即使保存押形重铸也无法回到以前的状态,对于实战来说相当危险,因此冲田应当之后再也没有使用过。


◆我们现在能够找到的“加州清光”与“大和守安定”都是真的吗?


如果有刀剑协会鉴定书的存在(拍卖网站下往往会附带黄色的纸张写有鉴定确认)就是真品。
 ç„¶è€Œå› ä¸ºæ¯ä¸ªåˆ€åŒ éƒ½æœ‰ä¸å°‘的刀剑存世,因此同作很多,基本上不出现在博物馆中的刀剑都是他们没有丰富历史的亲生兄弟们(当然这种情况也不是绝对的,有些历史文物是个人所藏),并不是游戏中设定的属于冲田总司的“清光”与“安定”。下图为加州清光同作在铭短刀及其鉴定书。




 æˆ‘们可以从同作身上探寻那些遗失的刀的风采,不过还需要将这些同作与历史上记载的刀剑加以区分。
 å¹•æœ«æ—¶æœŸï¼Œæ­¦å£«åˆ€å·²ç»æ¸æ¸æ¼”变为施展剑术的道具,因此众多实战刀皆是因为他们出色的主人才在历史上留下印记,可以说比起本身的价值,更重要的是其中“历史”的意义。
 é¡ºé“一提,展示刀剑往往只配上“白鞘”,有刀装的刀会注明“拵附”,拵是可以更换的,并不是说他们当年被使用的时候就是这副状态哦。


总之新选组因为大量资料的遗失很多事实都只能打上“不确定”的标签,各种各样的推断和演绎也为同人作品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但同人是自由的,也是不自由的,如果能够兼顾浪漫与史实自然是最为理想的情况,如果不能,努力了解历史也是一项认真的表现。
 å¸Œæœ›å¤§å®¶èƒ½å¤Ÿæ›´åŠ è®¤çœŸåœ°å¯¹å¾…资料呈现的历史,更不要轻易相信某些同人二设、传奇小说,那简直是如同朋友圈谣言一样的存在呀(笑)
 è¦çŸ¥é“,无论是再悲痛的、再精彩的,二设始终是“故事里的新选组”。任何故事都不足以描摹出他们一生的模样,他们是一段真实存在的历史,因此才会引得一百七十多年来无数的研究与喜爱。
 è¿™é‡Œä»¥å¸®åŠ©æ£®æ»¡å–œå­å¥³å£«å‡ºç‰ˆã€Šå†²ç”°æ€»å¸é¢å½±æŠ„》的大出先生的话作为总结吧:
 â€œåƒæ£®å¥³å£«ä»–们,并非为了想写新选组而接近新选组,他们从一开始便热爱新选组,而这份爱化作了写作的动力。不单是大红大紫时,他们可是写了三十年呢。就这样将光明照进了诸多历史人物,尤其是败者们的生涯中。”


——唯有爱与历史不可辜负。

清明节💮

 
 â—ˆèŠ±åç—‡

◈沙雕脑洞

 

◈ooc

 

◈日常意识流

 
 

如果可以↓

 

 

加州清光的苦恼

加州清光最近很烦恼。

最近开始喜欢看着安定傻笑。喜欢和他一直腻歪在一起。

 
 

“我喜欢上了安定?”

当这个想法从脑海里钻出来的时候,自己被吓了一跳。

 
 

而后像个青春期的高中生一样,在和安定一起当番的时候偷偷摸摸的看他,经常一不小心把工作搞砸。和安定一起出阵的时候看着他,自己低着头傻笑。又或者看见他和其他刃有说有笑的聊天,心里就会像火烧一般,嫉妒的从暗处冲出来,二话不说把安定拖走。

 
 

“我真的喜欢上安定了。”

 
 

从那天后,清光开始了各种各样隐晦的表白方式,但安定这个恋爱白痴是真的,每次都没有看出来,依旧是笑着勾着清光的肩膀聊天。

为什么不直接表白?因为清光怂啊。

 

加州清光就这样陷入了爱情的苦恼中,直到这个清明节前夕。

 

刚结束了和主上的谈话,走在走廊上的时候,清光突然觉得胸前有些异样,像是被火烧过一样,又像是被藤蔓紧紧缠住一样。清光扶着墙滑坐在了地上,额间因为呼吸有些困难渗出了些许汗滴。

 
 

突然异样的感觉消失了,来不及觉得奇怪,口中不明物体与舌尖奇妙的触感和不知哪来的花香迫使清光捂紧了嘴。急忙跑到没人的地方,吐出来却发现是一朵小花。

 

是与清光一般,花瓣泛着淡紫色的紫阳。小小的一捧,显得有些可爱。

 
 

清光被刚刚发生的一幕幕吓坏了,脸色苍白的冲进了审神者的部屋赶忙问发生了什么。

 
 

“呀,是花吐症。”审神者暧昧的瞅了一眼清光,抿唇笑了笑却什么也不说“想要治好这病,方法只有——”

 
 

“喜欢人的吻。”

 
 

大和守安定的烦恼
加州清光开始躲着大和守安定。

 
 

因为只要一见着他,清光就会吐出一朵朵的花来。

 
 

安定虽说摸不着头脑,也试着问过主上和其他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都一无所获。最终还是敲响了清光的房门。

 
 

“清光,你在里面吗?”安定侧耳仔细听着房间里的声音。屋里的人像是被吓了一跳一样,好像还差点把花瓶打碎了。

 
 

“你怎么了吗?最近为什么都不出来.....连出阵主上都给取消了?........”一直见不到人,开始话痨,关心的问题一个个从口中蹦出来。

 
 

忽的听见屋子里的人儿咳嗽了一声,似是有些喘不过气一样,断断续续的回答道“我没事.....最近.....感冒了......因为是重....感冒,所以不想传染给大家.....”

 
 

听见好友这样当然会担心了,便劝说他出来,让药研或是主上看看,哪想他居然在屋里大吼让我滚开。一时气不过,安定便跺着重重的脚步声,离开了。

 
 

走出去不过十几米,便像泄了气一样,恶狠狠的坐在地上,屁股磕疼了惹得安定一阵龇牙咧嘴。

 
 

这时主上喊安定带上清光一起去看总司,理由格外虚假,说是要让清光出门多晒晒太阳。

 
 

安定也没多想,便又敲开了清光的门,拉着清光穿好衣服就出门了。安定没注意到,这一整个过程,清光都没有正眼看他,而且还抽出一只手紧紧的捂着嘴。

 
 

沿途的风景的确很美,夕阳下,所有景色都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金色的纱。

 
 

身边的博美亦是如此,一想到这,清光下意识的往左看去,口中的花也盛开的越来越多,每次都要小心翼翼的趁着安定不注意把花吐粗来,藏在身后。

 
 

两个人走走停停,或到沿街的小店里逛逛,或到附近的神社转转,就这样悠闲的走到了专称寺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温柔的月光照着眼前的一个个墓碑。

 

愚人节♡

◈睡前十分钟摸鱼

◈极度意识流注意!

◈严重ooc有

 

如果可以↓

 

自上次审神者和清光同学彻夜长谈后,被怂恿的加州清光掰着手指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本想着在这一天能正大光明的向他表白,反正他也只会当做是愚人节的玩笑罢了。但是.....!


一个礼拜前翘掉了和安定的畑当番自己偷偷摸摸准备书信,信封,蜡烛,彩带.......

不要问我这些不着调的东西是怎么凑在一块的,看看审神者的奸笑就明白了。

当然了,清光在不需要准备的时候也很乐意翘班。也正巧是因为这一点,大和守安定也懒得吐槽了,见状也只是叹了口气,继续干本该是两个人的活。


当天凌晨,加州清光从被窝里爬起来,悄咪咪的跑到安定床上躺着。清光起初憋着气,小心的呼吸,只是看看眼前这只博美可爱的睡颜,后来越加大胆起来,上手抚摸他蓬松的头发,还有那长长的睫毛。

浓密的睫毛在面颊上投下两道扇形的阴影,随着呼吸似乎如蝶羽一样在清光心尖上轻轻颤动。

“果然还是想说出来。”清光想。

见面前的人儿在睡梦中动了一下,清光吓得一抖,好巧不巧手正好遮在了安定眼前。

“唔.....?清光.....你又搞什么?”安定迷迷糊糊的嘟囔着,双手软绵绵的扒拉着清光放在眼前的手。

“.......我....安定...”  æˆ‘喜欢你。

“.........zzz”其实这样有暖呼呼的敷在眼睛上也蛮舒服的。安定这么想着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唉.......安定你个大懒虫。”轻声笑了笑,却也没把被安定抱住的手抽出来。

“お休み。”♡


第二天审神者推开他们部屋门的时候,见到两个人像孩子一般抱在一起躲在一个被窝里,嘴角带着一丝笑,睡的香甜。

第二天打完了!
TE我爆哭呜呜呜呜😭😭
p3是想画青涩表白的仁但是没画出来....
顺便真的想帮他补一句「我喜欢你....」.